面临美国司法长臂统领,欧盟“阻断法律”能走多远

原题目:面临美国司法长臂统领,欧盟“阻断法律”能走多远

近年来,美国司法长臂统领(long-arm jurisdiction)出现扩张趋势,海内法院不停越过国界,要求对通俗法并未赋予其统领权的外国小我私家和实体行使统领权,现在已在侵权、条约、网络等领域获得普遍运用。眼下,就连美国的盟友欧盟也在为这一司法霸权头疼不已。继五月份退出伊朗问题周全协议(JCPOA)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睁开了对伊朗的周全经济封锁,不光克制本国企业与伊朗能源、金融、航运、汽车等多个要害部门的经贸往来,还将制裁措施扩展到全球规模内,挥舞“长臂”威胁对违反禁令同伊朗举行生意业务的别国企业施加处罚。对于特朗普无视国际法原则的行为,欧盟始终表现强烈阻挡,并刻意携JCPOA的其余签署方中、俄一道配合保证协议继续运行。8月7日,欧盟宣布正式启动“阻断法律(Blocking Statute)”来应对美国伊朗制裁中的长臂执法,掩护受到波及的欧洲企业,同时也向伊朗讲明欧盟维护伊核协议的刻意。然而岂论从执法性子照旧政治形式来看,这道法律的现实运用都很难真正与美国的长臂统领相抗衡,这从基础上是源于欧牛耳权在跨大西洋关系中恒久处于被压制职位。

处罚与掩护的悖论

“阻断法律”是某一司法统领区用于阻止外部其他司法统领区的执法在其境内生效的法案,专门用于应对长臂统领。理论上,他国制裁在可能损害欧盟利益或影响商业与资源流动的情形下,该法律可以克制欧洲企业遵从制裁,明确阻挡其他国家海内立法在欧盟的域外效力。详细执行起来,欧盟“阻断法律”的措施主要包罗:1. 要求各成员国企业在法案生效30天内就其经济和金融利益是否直接或间接受到美国制裁影响通知委员会;2. 克制欧盟企业遵照该法所列出的美国制裁的域外影响来行动,否则企业将面临罚款;3. 允许受影响企业通过欧盟法院向由于制裁而对其造成损害的小我私家追偿损失;4. 基于制裁的任何外王法院讯断或行政决议在欧盟境内无效。

然而,对于该法律的现实效果,西欧许多视察者都持嫌疑态度。首先,“阻断法律”在欧盟层面只是一个框架性文件,其详细实行另有赖各成员国的海内法,而决议是否处罚的权力也由成员国政府掌握,这使得跨国公司更有可能通过政治游说对政府施加影响。云云一来,这个缺乏统一尺度和行念头制的法律很可能得不到真正执行,例如法国就曾表现不愿意对持有股份的雷诺等公司罚款,由于这相当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外,法律的力度很是有限。曾到场2015年伊核协议商量的前美国官员Richard Nephew表现,“阻断法律”并未强制企业留在伊朗,因此只要能找到与美国制裁无关的捏词一样可以撤出公司。他还指出,法律只能控制欧盟境内的行为,对企业在美分支或资产则鞭长莫及。因此综合看来,这一法律的最大的影响只能是给欧洲企业徒增压力,面临“一直止对伊商业将遭受美国‘大棒’、撤出伊朗又要面临欧盟处罚”的两难选择。最终,这道沦为纯粹经济考量的选择题很可能只剩下一个谜底:屈服于美国制裁。对大多数企业、尤其是跨国公司来说,不能与美国小我私家和实体做生意、不能使用美元无异于对企业判了死刑,相比之下,来自“自己人”的罚款显然不那么令人担忧。“阻断法律”与其说是对美方的威胁,毋宁说让欧盟落入了一个自相矛盾的田地,用处罚的手段来掩护企业,听上去便充满悖谬。

而事实上,市场的反映也一如所料。停止11月,已有包罗道达尔、雷诺、西门子和马士基等在内的百余家欧洲企业提出将中止在伊朗的投资和商业运动。举世金融电讯组织SWIFT也难逃“魔掌”,11月该机构官方宣布:“虽然令人遗憾,但为了维护全球金融系统的稳固性和完整性,伊朗进入SWIFT银行间网络的渠道正式关闭”,这意味着伊朗失去了支付收支口货款的能力。仅有少数在美国没有营业的中小企业表现将继续留在伊朗,而这与欧盟拯救伊核协议的宏愿远不相当。

历史与现实的差距

执法上难题重重,那么能否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问题呢?这就要回到历史中去看。欧盟此次的 “阻断法律”的原型是1996年的《欧盟理事会第2271/96号条例》,其时欧盟处在与今天颇为类似的情形下——美国颁布《古巴自由与民主团结法案》(又称“赫尔姆斯-伯顿法案”)以及《伊朗和利比亚制裁法案》(又称“达马多-肯尼迪法案”),对古巴、伊朗和利比亚三国实验商业禁运,并将“长臂”伸向别国。外交相同无果的情形下,欧盟制订了这部最初的“阻断法律”,支持欧洲企业在上述三国继续开展正当商业,阻断美国制裁在欧盟境内的域外效力,同时威胁要向WTO起诉美国。最终,这起冲突以1998年西欧告竣政治协议而落下帷幕,美国允许限制部门制裁条款对欧洲企业的效力,而欧盟则放弃起诉并建设“新跨大西洋议程”,与美方互助攻击恐怖主义,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 “阻断法律”因此并未获得真正实行。

这一乐成先例也使得一些欧盟官员抱有再次挟“法律”以达政治共识的希望。然现在日之形势是否真能与二十年前相比呢?以往美国商业制裁的长臂统领由于思量到盟友关系和国际商业规则等因素,往往并不在这些国家内部真正付诸实践,纵然实行也很少乐成。但现在特朗普似乎并禁绝备为他的欧洲盟友留任何人情。更主要的是,1996年的制裁火力比今天要小得多。《外交政策》杂志的文章剖析称,96年国会通过的法案只给了时任总统克林顿对在伊投资的外国企业处以罚款的权力,他国企业大多可以蒙受,欧盟此时出台“阻断法律”自然成为主要的外交杠杆。然而2010年后国会最先把金融生意业务也列为美国对伊制裁的攻击工具,宣布任何与伊朗银行保持金融关系的外国银行都将失去其在美账户。此举使得违反美国制裁的成本急剧上升,而“阻断法律”只能对举行实体商业的企业提供资助,面临银行的逆境则基础一筹莫展。因此,该文作者才说欧盟此次的行为是建设在“对美国伊朗制裁政策的过时明白上”。美国一些官员也早就表现“‘阻断法律’并不是我们担忧的问题”。最后,上一次纠纷中,西欧之间除了制裁自己外不存在显着的利益冲突,欧盟完全可以用配合美国的古巴和伊朗政策来换取宽免。而这一次欧盟则是明确要和美国“对着干”,向国际社会展示其政治自主和维护现存国际秩序的刻意,故而其与美国之间至少在明面上没有几多妥协余地。现在看来,阻止长臂统领的唯一措施似乎只有按美方要求赞成对JCPOA举行修改,但这将是对欧盟自力性赤裸裸的讽刺。

自力与依附的决议

欧盟的无奈,其深层缘故原由还在于恒久以来在跨大西洋关系中没能充实确立起的主权职位。法国经济记者Jean-Michel在法智库foundation res publica的一次采访中以为,随着天下经济逐渐全球化和美元化,美国越来越嚣张,而欧洲的精英阶级则放任不管。在今天,美国依附在欧洲多个领域的强盛垄断职位,加上美国海内法崇尚的长臂统领原则,可以将自己的天下观、社会观强加给欧洲国家。从《外洋反糜烂法》到《外国账户税务合规法案》,无不充斥着美国的域外法权理念;从巴黎国民银行和阿尔斯通先后被美国罚款,再到特朗普退出JCPOA,欧盟各国认清了美国的介入是全方面的,却在其眼前无能为力。若是说《阻断法律》在1996年另有所成效的话,在欧洲的主权被美国一点点磨蚀的2018年,该法律则远不能到达其效果。

为什么会演酿成云云局势?Jean-Michel以为,源于欧洲的怯懦,源于欧洲意识形态的选择,源于欧洲的政治答应,也源于欧洲企业太过重视自身利益。欧洲的精英阶级中大部门是大西洋主义者,尤其是九十年月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后,西欧同盟日益亲近,在此历程中,欧洲向导人一步步放弃了一些领域的主权职位,好比加入北约放弃国防领域自力职位;就算是欧盟内部有自力的钱币“欧元”,却照旧撼动不了美元的主导职位和欧元对美元的依赖。只要美国威胁某个国家的银行被踢出美国资源市场,就可以告竣其政治目的;美国的GAFAM五家数字巨头在欧洲呈垄断态势,欧洲没有在数字化领域追求生长与GAFAM抗衡,反而免去他们向政府交税的义务,进而逐渐失去了数字主权(相较而言中国则生长了“淘宝”、“支付宝”等,乐成捍卫了数字主权),虽然欧盟通过了《通用数据掩护条例》,对所有欧盟小我私家的数据掩护和隐私做出规范,但美国依附其手艺垄断,随即出台了CLOUD法案,允许美国政府跨境调取数据(并很有可能是以攻击跨国犯罪的名义),成为了对欧盟条例的对冲。美国对欧洲的钱币主权、数字主权、军事主权的侵蚀,在未来会不会演酿成对司法主权、社会主权的侵占,照旧个未知数。

欧洲面临的问题是要继续让美国主导和霸凌的局势连续下去,照旧恢复欧洲主权,不再对美国过分依赖。今年九月容克呼吁提升欧元国际职位,希望在欧元启用二十周年之际使其在国际钱币系统中充实施展其角色。而去年十一月告竣的“永世结构性互助”也在不停推进着欧洲防务同盟的建设。只管在表述上这些历程都只管制止直接挑战美国,但欧盟究竟已行动起来。本次反抗美国长臂执法的事务很有可能成为引发欧牛耳权意识的又一针催化剂,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欧盟在更多领域朝向战略自主生长的势头。

责任编辑:

2019-02-22 02:42:4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